让风去传递
我们的友谊

任性终有时

我曾梦见一匹很瘦的马,在荒原上奔跑。

马不会说话,只管往前跑,跑到悬崖边上,

因无人骑之,所以马无法无天,亦无人勒马。

继而惊醒,喝水,再回到床上已无睡意。


也许我正是那匹马,没有失前蹄,却也始终惊惶在梦里。

是该结束任性了吧。


2016-10-26

农历九月二十六

我回来了。

评论(8)
热度(19)

© Alex | Powered by LOFTER